一批中国援助物资运抵埃塞俄比亚
来源:一批中国援助物资运抵埃塞俄比亚发稿时间:2020-04-02 21:27:36


29日,特朗普宣布一项名为“空中桥梁”的公私合作项目,从全球向美国运输急需的医疗产品。当天早上,该项目的第一个航班从上海飞抵纽约。据美国媒体报道,该航班满载80吨医疗物资,其中包括13万只N95口罩、近180万个面罩和防护服,以及1030万双手套和数万个体温计。这些产品的购买者是美国医疗用品分销商,运费则由联邦应急管理局支付,特朗普政府希望最终能安排51个类似航班。

《纽约时报》称,29日运抵纽约的物资将受到医院和医护人员的欢迎,但对于美国医院的所需而言,只是杯水车薪。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估计,如果疫情持续一年,美国将需要35亿只口罩。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寻求增加美国呼吸机和其他医疗用品的产量,但工厂已满负荷运转。通用、福特等公司也尝试生产这些产品,但可能需要准备几周或几个月时间。并不是所有物资供应都来自中国,美国也正与泰国、马来西亚、越南等国制造商合作。

不过在美国抗疫专家看来,“至暗时刻”尚未到来。29日,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模型测算显示,疫情可能会在美国造成数百万人感染,10万至20万人死亡。“即使采取激进行动,美国也可能死亡20万人。”据《纽约时报》报道,福奇当天下午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进一步表示,基于科学模型得出这种严峻的预测,“我认为,完全有可能的是,如果我们的努力不能将疫情减轻到一定程度,就可能达到这种地步”。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协调员黛博拉·比尔克斯博士说,即使采取预防措施和限制措施,政府根据模型估计可能有8万至16万人,甚至可能有2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引发的疾病。如果不采取任何防控措施,根据同样的模型,预测可能会有160万到22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引发的疾病。

资料图:一位患者在指导下使用人脸识别系统预约专家号。 王广兆 摄相信医疗环境会改善 盼康复后返回岗位

“美国可怕的、不断增长的新冠肺炎病例死亡人数让特朗普接受了现实。”CNN30日称,特朗普放弃了在复活节开放美国经济的目标。将“保持社交距离”指导方针延至4月30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意味着美国人将至少再停工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这一决定引发一连串的人道主义和政治影响,但病毒造成的灾难性后果让特朗普别无选择。特朗普当天还表示,研究模型显示,美国疫情的死亡率可能在两周内达到顶峰。他预计,到6月1日,美国将开始步入“恢复”。30日,特朗普批准堪萨斯州和亚拉巴马州的灾难公告。至此,美国已有23个州进入“重大灾难”状态。

“纽约正在与新冠病毒作战,专家警告,整个美国都将出现同样情况。”《今日美国报》29日称,纽约市熙熙攘攘的街道和密集的人口使它特别容易受病毒快速蔓延的影响。但多名专家表示,如不迅速行动,美国其他城市、郊区很快可能会出现类似的致命情况。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所长阿希什·贾哈说,病毒正在袭击美国的每一个城市。

世界经济论坛网站30日称,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测算,除非紧急行动,否则全世界可能有400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这将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人道灾难。现在世界必须加强合作,病毒面前非常明显的是,除非所有人都安全,否则没有人真正安全。伤医事件过后两个多月,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第一次以直播的形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陶勇的情况已经明显好转。回顾自己的受伤和抢救经历,他形容如同“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但是他也表示,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希望康复后能返回工作岗位。

【环球时报报道】连续两天新增确诊病例2万例以上,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500例,美国疫情形势愈加恶化之际,有“抗疫队长”之称的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发出更令人震惊的警告:即使采取现有的积极防控措施,美国也可能有数百万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在10万至20万之间。面对严峻而可怕的形势,白宫态度大转变。当地时间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把要求民众“保持社交距离”的相关指南延续到4月30日。上周他曾表示考虑放宽管控措施,4月中旬前让社会重新开放。特朗普还称,死亡高峰可能两周内到来,如果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或10万以下,就意味着我们“做了很好的工作”。医院已经人满为患,防护装备更是严重短缺,如果疫情形势真像模型曲线预测的那样,4月份美国恐将进入一个更艰难的阶段。美国联邦和各州政府也在积极为疫情高峰做准备。29日,一架满载80吨口罩、防护服等医用物资的航班从中国上海飞抵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护士牺牲,医生感染,恐慌情绪在抗击病毒的前线上升”,《纽约时报》30日以此为题称,疫情正在打击目前最被需要的人——医生、护士以及其他医院工作人员。在纽约有的医院,已经有超过200人被感染。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的管理人员呼吁外科医生增援到抗疫一线,因为重症监护室一半人员已被感染。有的医院物资依旧短缺,法新社援引在纽约一康复中心工作的托雷斯的话说:“我的头部和脚部都没有防护,每个人都害怕。”

资料图  杜燕 摄谈医患矛盾:信任缺失是最大问题